白领赴韩整形失败 在韩维权被关看守所

发布时间:2015-04-07来源:平安健康网

  回到上海后的舒雪,先后前往多家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其面部神经受损。   术后出现嘴歪、颧骨凹进、吃饭漏饭、流口水等症状,数次赴韩维权,医院玩起“拖”字决   国内整形专家:语言不通、资质不明、盲目哈韩,很危险   舒雪(化名),这个来自安徽的女孩,来上海打拼6年,不但事业有成,而且已获得赴英国深造的机会。2014年3月


白领赴韩<a href=整形失败 在韩维权被关看守所" src="http://img1.gtimg.com/health/pics/hv1/121/96/1816/118110001.png" width="416" height="283" />

  回到上海后的舒雪,先后前往多家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其面部神经受损。

  术后出现嘴歪、颧骨凹进、吃饭漏饭、流口水等症状,数次赴韩维权,医院玩起“拖”字决

  国内整形专家:语言不通、资质不明、盲目哈韩,很危险

  舒雪(化名),这个来自安徽的女孩,来上海打拼6年,不但事业有成,而且已获得赴英国深造的机会。2014年3月,她前往韩国首尔整容,不料这成为她噩梦的开始。此后一年的时间里,被整成歪嘴的舒雪又先后4次去首尔,希望补救和维权,但却遭到了院方的粗暴回应。其间,她因妨碍营业罪被关进看守所。丢了工作,留学计划搁浅,耗尽40万元积蓄,而她的脸也经沪上多家三甲医院诊断为“面部神经受损,或永无可能恢复”。现在的她拒绝与身边所有朋友见面,也已有一年多没有回家见过父母,甚至两次写下了遗书。

  根据去年底的一份公开信息显示,中国人赴韩整形旅游近五年激增20倍。韩国整形神话是否真的如宣传般可信?专家的意见是,不要盲目,不要跟从。

  整形失败

  昔日自信女白领如今惶恐不安

  黑色连衣裙外裹一件白色羽绒服,头顶鸭舌帽,面部被口罩遮得严严实实,戴一副近视眼镜。镜片后面,时不时透出紧张、惊慌的眼神。这是记者在舒雪租住的老公房小区内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印象。

  身材娇小的她全副武装,她带着记者穿行到小区最后一排,一路无语。走到自家单元楼下,掏出钥匙开门,在尝试了近一分钟依然无法打开。舒雪的神情变得异常焦急激动。“怎么打不开!”

  记者从她手中接过了钥匙,轻轻一拧,门开了。“别着急,让心情慢下来就会好。”面对记者的微笑,舒雪的眼神一直在躲避。进到舒雪的住处,她不忘提醒走在后面的记者“关牢铁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很难想像眼前就是一个曾经领着超过20万元年薪的女白领的“家”。约10平方米的房间里,床上、小沙发上、桌上,凌乱地摆放着就医的病例、各种药品。门口靠墙立着一个大号的旅行箱,上面堆放着几包韩国品牌的方便面。桌下的垃圾袋里还留有隔夜没吃完的“便当”。在阳台边的桌子上放着几瓶各品牌的化妆品,但瓶盖上已积了厚厚的灰尘。

  “以前,我很爱美,喜欢买名牌化妆品,爱穿漂亮衣服。现在,我什么心思也没了,要不是需要吃药,饭都不想吃。”

  舒雪,安徽宿州人,30岁的她爱看韩剧,爱模仿女主角的穿衣范儿,对女星宋慧乔的眼睛更是情有独钟。名牌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上海打拼,曾任一家纺织品出口公司业务经理,工作能力出色,收入颇丰,还获得赴英国深造的机会。就在美好的生活向她招手时,孰料,一次整容手术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坐在床边,舒雪摘下帽子和口罩,手在脸上比划着说:“你看我这双眼皮,做得太失败了,在做过两侧颧骨缩小手术后,面部神经受损,整个左脸毫无知觉,嘴巴一直向右歪,说话和吃东西时更明显,吃饭漏饭,流口水,无法吹气。我两侧太阳穴这里,还能摸到钢钉。”

  舒雪现在已失业,因为常去韩国等地求医,根本无法正常工作。“别人看到我的样子,虽然不说,但我还是受不了那种眼光。”

  现在她主要的事情就是跑医院、打针、吃药,此外基本不出门。朋友约她吃饭,也都被她回绝了,因为怕被人耻笑。菜场也不去,饿了就叫外卖,或泡方便面。“没心情出门,没心情化妆。”她指着布满灰尘的化妆品瓶子,说,“我这一年,一下子老了十岁。”看着手术前自己青春、自信的照片,舒雪泣不成声。

  “去年我已拿到了英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是准备去给自己充电一年的,现在,全变了,都没了。”舒雪说,自去年初去韩国整容后,让她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昔日自信果敢的女白领,如今为何变得惶恐、封闭?过去的一年,在舒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形经历

  割完双眼皮又做颧骨缩小术

  舒雪打开护照,上面清晰地记录着过去一年间她5次往返韩国首尔与上海之间的日期。“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在近两个小时的讲述中,舒雪数次因控制不住伤感而放声痛哭。

  去年3月3日,舒雪在韩国首尔原辰医院——一家综合整形外科医院,做了双眼皮手术和下巴奥美定取出术,花费1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3200元)。舒雪说,两项手术结束后,美容顾问吴娜丽(音)告诉她,自己刚做过颧骨缩小手术。“我看到她是范冰冰那种类型的锥子脸,很漂亮。”不过,听说颧骨缩小手术是要把眼睛下面、两腮上面的颜面骨缩小,舒雪有些犹豫,“我当时没考虑到整容失败,只是担心是否整得有些过头了。”然而,经不住美容顾问和旁边工作人员的游说,舒雪还是做了颧骨缩小手术。

  “对方为了打消我的顾虑,说是安排了朴原辰院长以及另外一个朴姓院长合作为我手术,实际上是不是他们做的,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但我猜这就是对方的利诱。”在上手术台前,院方才拿出手术合同让她签,而她提出的想看一看的要求,最终也被工作人员一句“没问题,韩文也看不懂”给堵了回来。

  术前,院方允诺,两小时完成手术,但却从下午4点开始,一直做到当晚11点。“我醒来时戴着氧气罩,身体极度虚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舒雪说,刚动完手术,院方并没让她就近休息,而是将她转到医院附近的另一分部休息。等她结账时才知道,这个手术又花了6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34500元)。

  半个月后,回国的舒雪发现上嘴唇向右边歪得特别厉害,左脸颧骨处明显凹进去一块。“说话漏风,吃饭喝水时,嘴部会歪得更厉害。”舒雪立刻联系该医院海外部,工作人员让她不要担心,“这是正常现象,3到6个月就会恢复。”

  2014年6月,舒雪飞到首尔,这一次朴原辰院长亲自进行了诊断,并安慰她,过一段时间就会慢慢变好,恢复期需要一年时间。这次,在美容顾问建议下,舒雪竟又稀里糊涂做了抽脂填充手术,又花费了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3000元)。这次手术是一位车姓医生所做,并称这笔费用可做两次自体抽脂填充手术,两个月内再来做下一次。

  2014年8月13日,因为嘴歪的情况并没有缓解,舒雪又一次来到韩国的原辰医院,提出要见朴原辰院长,但没能如愿。院方安排了另一位朴院长来给舒雪“诊断”。这一次,该位朴院长告诉她,恢复期是2年左右的时间。“当时院方给我注射了一管药,药效很好,晚上6点注射的,仅仅过了一个晚上我的嘴巴就不向右边歪了,但是右边的嘴唇不能动了,没有了知觉。”第二天,舒雪又按计划做了第二次自体抽脂填充手术,但好景不长,几天后,嘴歪的情况又出现了。

  舒雪说:“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恢复时间说长,我就知道问题严重了,回到上海,我找了好几家医院检查,得到的结果是,我脸部的神经在手术中被伤到,很可能永远也无法恢复了。原辰医院是在推脱,他们的法律是超过12个月就没有办法提起诉讼了,他们欺负我是外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