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整形美容乱象:为逐暴利给顾客打致癌物

发布时间:2015-05-06来源:平安健康网

朋友圈里呼朋引伴扎堆整容,美容院里整容生意红红火火,写字楼里黑心医院比比皆是,没资质的整形美容机构横行市场,求美者瘦脸不成反遭毁容,红肿的脸上到底注射的是什么?一个个自称专家的医生又是什么来路?乱象丛生的整形美容机构到底谁来监管?记者深入调查带您揭开真相。

  这名顾问还称,为了能让消费者更美,她们凯芙仕还专门聘请北京的专家定期来这里做手术。“正好这几天,北京的刘院长在这儿,你趁着机会赶紧做了吧!”然而,记者要求查看这名北京刘院长的医师资格证和凯芙仕医科整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时,遭到了拒绝。在河南省卫计委官网和郑州市卫计委官网上,记者均查不到凯芙仕医科整形的相关执业许可证。

  接着,记者又来到花园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国贸360楼上的完美美容院,该美容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虽然是美容院,但是割双眼皮、隆鼻、打瘦脸针等整形手术都可以做。“我们都是请外面的老师来做的,价格要比整形医院便宜一半,非常划算。”此外,在经三路嘉城时代公寓一间两居室里,记者见到了无名微整形工作室负责人莎莎,她告诉记者,居室就是手术室,基本各种微整形都可以做,“我以前都是给明星们做的,现在回来了,大家都是看了微信朋友圈信息后主动找过来的,都是熟人口碑相传”。

  这些无证整形机构信口开河、大包大揽忽悠顾客的情形真是让人触目惊心。相比于这些无证的黑整形机构,一些有证的整形美容机构虽然经过正规注册,但是经营上也存在着很多不规范之处。前面我们提到的像美丽时光整形美容医院那样偷偷超范围经营的是一种,另外一种就是为了应对日益增多的整形人群,采用“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租借一些医生的证件挂靠在医院,用于应付检查,其实真正给顾客做手术的还是无证人员。

  比如,在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对屈小丽美容整形门诊进行检查时就发现,屈小丽门诊部里几乎所有的执业医师竟然都是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人。“像这些医生目前都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甚至有的都已经瘫痪了,不能行动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能来医院出诊吗?能给病人进行手术吗?很明显都是挂靠过来应付检查的。”看到这样的情况,投诉人小红不禁发出了愤怒的质问。

  监管

  整形美容事故多发 政府主管部门须加强监管并同步进行信息公开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统计显示,近年来整形美容领域已经成为消费者投诉的又一个热点。按照2012年发布的数据,此前1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国平均每年因为整形美容导致毁容毁形的投诉近2万起,有人说10年间已经有20万张脸被整形美容行业毁掉了。从曾经轰动全国的“超女王贝整容致死”事件,到近来备受舆论关注的“上海白领赴韩整形致脸歪嘴邪”事件,再加上各省市层出不穷的“女子注射隆鼻致失明”、“女子打瘦脸针被毁容”等医疗美容事故,显然已经成为我国医疗事故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河南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李雪莉告诉记者,以前人们接受整形手术通常是因为后天创伤导致的畸形及先天性畸形,现在则是随着经济能力的提升进入纯粹追求美的阶段。整形美容业近5年发展迅速,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一些无证整形机构为追逐利益,开始鱼目混珠,铤而走险,整个市场呈现出一种杂乱的状态。

  此外,李雪莉还认为,国内对整形美容科医生、专业管理人员培养能力不足,也是导致整形美容业乱象的一个根源。她说,毕业于正规医学院所培养的整形美容科硕士、博士很少,市场供不应求,一些医院为了留住顾客不得已招收一些半路子出家或临时转行的“生手”,甚至让一些无证人员“上阵顶替”,这都是产生医疗事故的根源。

  而河南九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敏杰则认为,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的监管缺失,也是造成整形美容行业诸多乱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你看,郑州街头那么多整形医院,有的甚至就在主干道旁,很明显,但往往都是出了事故后,相关监督部门才告诉大家说他们没有证,属于无证行医等,难道之前都不应该去查一查,问一问,做点预防工作吗?!再比如,面对很多无证行医或者整形事故,卫生监管部门一般都是以罚款和协调补偿消费者损失为主,其实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的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是构成非法行医罪的。所以,对于那些性质恶劣的无证行医者,卫生监管部门应该毫不犹豫地移交公安机关,追求其刑事责任,以起到震慑警示整个行业的作用。

  同时,王敏杰还认为卫生监管部门在信息公示方面做得还不够。“现在每个单位都有官网,省卫计委网站应该把全省所有的获批过的正规医疗整形机构信息在其官网上公布,相对应,各个市地也应同步公示本辖区内的正规整形美容机构信息,这样一家医疗整形机构是否有证,属于哪个级别,能进行那些整形项目,消费者上网一查便知,这无形中就降低了消费者前往黑整形机构的概率。但目前我发现我省的很多卫生部门都没有公示相关信息,信息不透明不公开,必然会带来盲目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