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焦点图

专访中国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

发布时间:2015-10-16来源:财经网

屠呦呦(1930-),浙江省宁波市人。1955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分配在卫生部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至今。1969年参加“523任务”,在青蒿有效粗提物以及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做了重要工作。2011年因青蒿素的研究工作获拉斯克临床医学奖。201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获得诺贝尔奖,当然是一件大喜事。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誉,更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科学家群体的认可。与获奖相比,我一直感到欣慰的是在传统中医药启发下发现的青蒿素已承救了全球数以百万计疟疾病人的生命”。

  2015年10月5日17时30分,当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诺奖的消息已经在刷遍微信朋友圈、在互联网上漫天飞时,85岁的老太太懵然不知,一个多小时后,她才获知自己得奖了。

  《知识分子》了解到,当杨振宁先生得知屠呦呦获奖消息时,说他非常高兴,而且他一早就相信青蒿素会得诺贝尔奖。

  10月6日下午16时,屠呦呦在家中接受了《知识分子》特约撰稿人黎润红的专访。

  回忆一天前发生的事,屠呦呦表示,当时家里没人,没有接到诺奖委员会的电话,后来还是同事告诉她获奖的消息。因为是英文播报,同事略有迟疑,随后屠呦呦在电视新闻中最终确认了自己获得了诺贝尔奖。

  到了晚上19点多,屠呦呦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诺奖委员会官方的电话才姗姗来迟。

  “获得诺贝尔奖,当然是一件大喜事。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誉, 更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科学家群体的认可。与获奖相比, 我一直感到欣慰的是在传统中医药启发下发现的青蒿素已承救了全球数以百万计疟疾病人的生命。”屠呦呦对《知识分子》说。

  在谈及青蒿素药物开发的过程时,屠呦呦特别强调团队合作的作用。

  获奖的奖金会怎么使用?面对记者的问题,屠呦呦和先生开玩笑地说,“这点奖金还不够买北京的半个客厅吧?!太少了啊!”

  屠呦呦和先生是初中同学,后来屠呦呦上了大学,先生去了苏联待了5年,再见面时两人发现各自都没有找对象,于是一拍即合走到了一起。1963年二人结婚,后来有了两个女儿,如今尽享天伦之乐。

  给笔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与6年前第一次访问相比,屠呦呦现在特别和蔼可亲。在下午的会见中,她很高兴地与北京大学教授饶毅交谈,并提起6年前与其研究生有关实验档案的旧事,说明当时可能有过误解。临别时她一直拉着笔者的手,那只手好柔软。

  附2009年第一次访问屠呦呦实录,《知识分子》独家披露。

  2009年4月21日,正在北京大学医学部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的黎润红(现任职于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在饶毅和张大庆教授指导下,以青蒿素为科学史研究课题,曾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对屠呦呦进行了采访。

  采访中,屠呦呦详细回顾了青蒿素发现的过程,《知识分子》获采访者授权独家刊发采访实录。

  屠呦呦(1930-),浙江省宁波市人。1955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分配在卫生部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至今。1969年参加“523任务”,在青蒿有效粗提物以及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做了重要工作。2011年因青蒿素的研究工作获拉斯克临床医学奖。2015年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黎=黎润红

  屠=屠呦呦

  黎:请问您当时是怎么参加“523任务”的?主要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

  屠:青蒿素研究时间长、牵涉面宽,好在我们编了一本《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刚刚出版,现送你们三本,一本请留给饶毅和你、另外两本请转给我母校,你可回去看看,书里有比较详细的叙述,现只能概要地聊聊。

  我们中药所1967年没有参加“523任务”。早期,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和针灸所搞针灸的同事们参加了。1969年,“523办公室”的领导到中医研究院,我们领导负责接待工作。“523办公室”的领导说:中央领导十分重视抗疟防治的研究工作,为解决问题,希望你们能参加此项任务。院领导当即表示,虽然处于文化大革命,中国中医研究院科研工作全部停顿,但我们不能推辞,要尽最大努力承担工作。后来就指定我为课题组长。当时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1969年2月,我先开始收集历代的文献资料、收集单秘验方,从中挑选出要研究的中药,提取后送236部队(军事医学科学院)做药效。当时,我们还没动物试验,到1970年年中,筛了百余种,包括青蒿在内,都没有理想结果。后来,236因其他任务也不再协助我们了,我们这个组也就停了。直到1971年5月广州会议以后,我们这个组经过调整和加强,才重新开展工作。

  1971年下半年,开始筛了一些中草药、也复筛了一些,都没有大的进展,后在《肘后方》“青蒿一握、绞汁服”的启示下,将青蒿用低沸点溶剂提取,得到“醚中干”[1](乙醚提取的中性部分)的化学有效部位,当年10月,鼠疟试验全部转阴,年底猴疟也得相同效果;1972年8、9月在海南和北京用青蒿“醚中干”治疗30例间日疟、恶性疟患者,获满意效果。1972年11月,在“523”的全国性会议上做了汇报。

  与此同时,我们对“醚中干”进行活性成分分离,1972年11月从中获得几个结晶,12月初,鼠疟确认其Ⅱ号结晶是活性成分,曾称“青蒿素Ⅱ”,后定名为“青蒿素”,应用至今。几十毫克剂量就使疟原虫全部转阴。

  1972年11月得到青蒿素后,即着手其化学结构鉴定研究。经确定其分子式分子量等,并证实其不含氮元素,又结合四大光谱数据,推定为倍半萜类化合物,属于新结构类型抗疟药。为争取时间确定其分子结构,就想找条件好的单位协作,了解到中科院上海有机所刘铸晋对倍半萜类化合物的研究有较多经验,后又了解到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有先进的X线衍射,先后请他们合作研究青蒿素的结构,到1975年底,确定了青蒿素的立体构型。

  当然,不是什么事情都会一帆风顺的。有人说我们1973年做的青蒿素不成功,临床效果不好。1973年我们开展对青蒿素化学研究以外,还从北京产的青蒿中大量提取青蒿素。因为我们剂型室没恢复工作,所以提出来的青蒿素是拿出去外加工做的片剂。同年9月到海南疟区对恶性疟患者进行临床试用,结果5例患者,仅1例有效,效果不确切。经研究发现这些片子敲都敲不碎,片剂的崩解度有问题,又赶着将青蒿素原粉直接装胶囊,改用胶囊剂。副所长章国镇同志亲自带着胶囊赴海南昌江现场,做了几例。因为季节比较晚了,海南地区工作即将收尾,只做了3例间日疟,效果都是很好的。证明青蒿素抗疟有效。后来我院医疗队用我们提取的青蒿素继续在全国做了380多例,全部有效。

  附注:1973年北京中药所提取的青蒿素Ⅱ临床试验情况

loading...
相关标签: 中国 诺贝尔奖 屠呦呦
loading...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备案

Copyright 2007 panjk.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09174号 SP证:闽B2-20090075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疗依据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63175301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