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焦点图

韩国整形事故频发 医生手术像流水线

发布时间:2015-10-16来源:网络

从靳魏坤提供的聊天内容来看,大家担心的最大问题是韩国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不提供详细病历的行为,有些医院虽然提供,但怀疑是假记录、假病历。“这还只是一个群,再加上另外两个群,受害者远远不止200余人。最近,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在申请加入,由于人数越来越多,我只好又开通了相关的QQ 群。”靳魏坤说,群体越壮大,她对于一些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就越感到气愤。

  近日,中国大妈赴韩整形脑死亡,武汉姑娘赴韩整形心跳骤停,女白领耗尽积蓄赴韩整形失败维权被关看守所……一条条新闻触目惊心。另一方面,韩国、日本、中国台湾、新加坡等国家、地区医疗观光产业风生水起,成为吸金利器。

  据韩国官方统计,在2012年,中国游客首次超越美国游客成为韩国医疗旅游市场的最大消费群体。2014年,中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已达5.6万,几乎每10名到韩国进行医疗整形的外国人中就有7名中国人。而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布的数据,我国赴韩国整形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在增加。

  那么,目前海外医疗旅游资质如何认定?远赴海外真的能享受到高品质的服务么?费用是否合理?医疗纠纷为何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医疗观光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站在韩国首尔狎鸥亭地铁口,无论朝哪个方向看,都是密密层层的整形医院招牌,直径三公里的范围内云集了三四百家整形机构。新的招牌还在不断挂出,而且很多中文标识让人恍若置身国内。

  在韩国当导游的中国留学生韩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位于狎鸥亭的“整形一条街”已经成为中国游客的保留项目。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保健福利部的统计称,2013年,到韩国整形外科就诊的中国人达1.6万人,而当年外国患者的总数为2.4万人,而在2009年,中国患者的数量还只有791人。

  为吸引更多医疗观光游客带动经济,自2009年起,韩国开始针对以医疗为目的入境的游客实行申请过程更为简化的医疗专用签证制度,为希望赴韩整形的游客开通了便利通道。日本也在2010年12月就通过了新设外国人“医疗签证”的决议,以增加国外患者赴日本的次数,延长在日本的停留时间。

  一些国内的中介服务进一步刺激了中国游客的热情。他们看准商机,与国外整形医疗机构合作,为中国消费者提供医院预约、接机送机、住宿安排、翻译陪同、术后护理等“一条龙”的服务,宣称即便不懂外语、不做“功课”在海外看病求医也不是问题。

  据了解,目前,组织中国人赴国外进行医疗旅游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存在几种形态,第一种是通过中介介绍;第二种则是旅行社推出的“医疗旅游套餐”;还有一种则是网友自发组织的团购活动,通过网络签署协议,以自由行组团。

  生活关注:乱动刀一台手术开七处刀,是谁主刀病人不知

  2013年11月,一档称为中国版let美人的整形真人秀节目《许愿清单2》,吸引了靳魏坤的眼球。节目宣称韩国KBS电视台是主办方之一,其在中国上海招募志愿者赴韩免费整形。

  知名主流媒体,中韩知名主持人主持,并由最顶尖的韩国整形专家操刀。靳魏坤因此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多年前,靳魏坤在国内某医院做乳房整形手术发生医疗事故,她迫切需要一次乳房整形修复,再加上免费的诱惑,她决定报名参加。

  靳魏坤顺利入选参加节目录制,录制的地点是上海会展中心,节目现场围坐了不少韩国人,都声称是各整形医院的权威专家,如此的排场更是让靳魏坤增加了对节目的信任度。今年1月11日,靳魏坤和其他几名在节目中被选中的中国人被节目工作人员带到韩国首尔。

  1月17日下午2点,靳魏坤被推进了JW整形医院的手术室,在手术台上,医生对她实施了眼、鼻、颧骨、下颌、下巴、鼻唇沟等7个部位的整形手术。

  麻醉过后,疼痛排山倒海。“我的脸肿得像猪头,每一寸皮肤都痛。鼻子里塞了两团长长的棉花,无法呼吸,嘴巴也闭不上。由于手术插管,嗓子也非常疼,因为怕睡着了醒不过来,几天几夜都不敢睡觉。因为只能吃流食,还经常要挨饿。”

  消肿后,靳魏坤发现脸部居然出现了歪斜。回忆起当时为何匆匆就同意手术,靳魏坤哭着说,“一切都很匆忙,术前沟通通常几分钟,根本什么也问不清,关于风险告知更是没有。手术协议书,是术前几分钟才拿出来给我的,我们在护士的催促下签了字,签完马上被带往手术室。现在想想手术这么失败,根本不可能是大牌医生给我动的刀,真正是谁做的手术,我根本不知道。”

  “再后来,我从很多医生口中得知,韩国医院一天总共给我动了7刀,这种做法的风险极高,根本是违背了医学常识。”靳魏坤告诉记者。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孙宝珊告诉记者,“从医疗规范上说,怎么可以7个部位在同一个手术中完成?这完全是拿病人的命在开玩笑。正规的手术是做好一个部位,由这个部位的曲线再决定第二个手术。这么多部位同时手术,恢复时相互影响,创伤大、感染风险也大。”

  生活关注:集体维权 赴韩交涉无功而返

  靳魏坤,山西人,时尚培训师、模特、演员,韩国JW整形医院受害者。去年6月,她曾联合十余名受害者到韩国进行集体维权,她们分别与实施整形的医院进行交涉,结果都无功而返。

  今年1月上旬,靳魏坤决定联合更多的赴韩受害者一起维权,于是建立了3个赴韩整容失败者微信群,加入圈子的唯一准则是:“赴韩整容受害者,希望集体维权。”

  其中一个群名为“人权·尊严”,在开通仅一周的时间里,成员就达到了117人,目前该群的成员人数已超过200人。靳魏坤婉拒了记者加入此群的要求。“我们要保持这个群的唯一性,这是大家定好的原则,在这里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其中有许多隐私的东西,有些人不愿意让他人知道。”

 生活关注:最大问题 韩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

  从靳魏坤提供的聊天内容来看,大家担心的最大问题是韩国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不提供详细病历的行为,有些医院虽然提供,但怀疑是假记录、假病历。“这还只是一个群,再加上另外两个群,受害者远远不止200余人。最近,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在申请加入,由于人数越来越多,我只好又开通了相关的QQ 群。”靳魏坤说,群体越壮大,她对于一些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就越感到气愤。

  号称国内最大整形社区的新氧网,也专门开辟了一个“投诉爆料”圈子,注册圈友超过3万人,每日更新帖大约100多条。这100多条帖子中,80%都是手术失败后的投诉帖,其中投诉韩国整形医院的占大多数,全部有图有真相,局部特写、术前术后对比照片、手术合同、X光照片一应俱全。

loading...
loading...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备案

Copyright 2007 panjk.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5009174号 SP证:闽B2-20090075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疗依据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63175301
声明:本站部分信息图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